我從不擔心害怕自己會失去什麼,因為人生來就是一無所有~

來時一絲不掛,走時一縷青煙~

人活著唯一擁有一樣東西不會改變的就是“知覺”。知覺讓我們能夠體會什麼叫痛,什麼叫快樂。錯覺是否是中性詞,因為所有的除肉體以為的痛跟快樂都是來自錯覺跟誤會。人的錯覺也會成長跟發育然後逐漸衰退變老到直到喪失離去…..

生命的誕生,我們只是有了生命加知覺因為我們離去時也僅僅失去生命與知覺。

知覺錯亂中讓人變的好強,而好強給自己自造了太多多餘痛苦。

人的脫胎換骨僅是一場夢的經過,夢中哭的泣不成聲肝腸寸斷,醒來時幾秒的透骨子的傷痛與心酸后接著又收干心中的淚水反轉背后的堅強,到底哪个是自己連自己也質疑。

生命的延續是我們唯一在離開時能欣然的理由,因為他是唯一能證明這個世界我們曾經來過。

人只能體會一個人的痛苦,那就是自己,打擊與奇跡都是並存的,你體會的痛苦有多少你的快樂就會有多少,快樂沒有痛苦的襯托那就不叫快樂了!

當你體會快樂過多時,你要注意快樂的節奏,這時樂與悲的平衡秤就會悄悄在背後本能地製造缺損的那一邊,因為它要維持平衡,所以人在快樂時要細品要細流,幸福要安静。人生一場旅行一路風景也或許是一路誤會,因為“錯覺”的扮演者是個騙子,而“誤會”的扮演者就是小人。移花接木上演了一場魔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Login

Register | Lost your password?